婚姻礼俗

 

楚雄彝族男女青年在婚前享有社交和恋爱的自由,但婚姻不能自己做主。男女青年订婚较早,完婚一般要遵循相亲、说媒、订婚、迎娶、回门的礼仪程序。实行一夫一妻制。

相亲系指给未见过面的男女双方提供见面机会。相亲后双方如果中意,即可说媒。彝族媒人,凡有生育的成年男女均可充当,并有终身为所撮合的夫妻调解矛盾的义务。媒人携带少量糖、酒等见面礼到女方家,经多次奔走至女方家长同意,才可确定终身。

 

 

彝族订婚的仪式是“吃订酒”,经媒人和双方家长商定日期,由男方和媒人带上酒肉和订婚礼品到女方家,宴请女方家长和长辈,商议结婚事宜。自吃订酒之日起,男女双方即属未婚夫妻,不得轻易反悔。男女双方达到婚龄,经双方家长多次协商,择定婚庆吉日。至期,双方均得宴请宾客,婚宴多用猪、鸡肉,一般不用羊肉(丧事则用羊肉)。男方派出的接亲人员牵马驮着彩礼赶往女家。接亲人员由男方的姑亲组成,全系男子。男方迎娶,要有一班唢呐队开道,女方也要有一班送亲队伍随行。楚雄彝族,凡娶亲嫁女,都要在迎娶新娘前在庭院里或者场坝上,用树枝叶搭起一个大棚,俗称“青棚”,在堂屋和青棚上方摆好喜神的象征物,棚内地上铺上一层厚厚的青松毛,象征吉祥,主要供客人闲坐、吃饭。新娘进村时,枪、炮、爆竹各鸣,众人簇拥新郎、新娘到喜神前站立,由毕摩念诵《成亲经》,然后拜天地、祖先和长辈。拜毕,新娘由新郎的嫂子领入洞房。之后,新娘不再轻易露面,夜间亦由其伴娘陪宿。

 

 

盛大的喜宴在青棚内举行,新郎、新娘双方的舅父是席中的上宾,饭前,先饮烤茶,后饮蜜糖水,象征“先苦后甜”。吃饭时,围成一个个圆圈,席地而坐,一边倾心交谈,一边开怀畅饮,婚宴多为“八大碗”。席间,新郎、新娘要提酒端盘,一一向长辈、亲友、来宾敬酒。饭后,新娘端盘送瓜子、松子、花生、核桃和捏成小酒杯大小的圆形米花糖请客人食用,象征“多子多孙”。长辈亲属互相对“酒歌”,年轻人则在青棚外对歌跳舞,通宵达旦。第三天午后,新郎随新娘和伴娘往岳父家回门。新郎回门期间,须到女方亲戚家中去拜望,这叫“认亲”。其后,新郎独自回返,新娘则在娘家住下。遇到节庆和农忙,亦常由男方去接回,居住数日又返娘家,如此往返一年半载乃至数年,直到新娘有孕,才安心在夫家居住。

彝族实行小家庭制。家庭成员一般由一对夫妻组成。有强烈的宗族观念,同宗的人以“一家人”自称。每逢婚丧、盖房或重大农事活动,均互相商量、互相支持,不计报酬。平时谁家要是得到本村缺乏的农副产品,也要分送同宗各户。当宗族内发生纠纷时,先在内部商量解决;与别宗族发生纠纷时,先由两家宗族相互商量解决。实在无效,才找行政或司法部门处理。